民國一百年接近尾聲了

 

日子在悄然無息中走過,沒變的是年初至今我的檢驗值始終在危險高標處

 

幾個月前的視網膜檢查正常,細心的眼科醫生卻看出我的視神經出現異常

 

要我盡速前往大醫院詳細檢查一遍好安心…

 

事實證明他是對的,我的視神經的確出現異常受損,需要再另行追蹤是否因為疾病導致惡化

 

而我的醣化血紅素始終居高不下,藥與針劑量逐漸增加

 

拿慢簽的藥局藥師,年初寫了兩個藥名給我,讓我詢問主治醫生對我的疾病是否有幫助

 

無奈社區醫院無法開出那些藥物,在病情每況愈下之下~藥師終於忍不住建議我試看看別的醫生門診

 

長期處在這麼高的醣化值,如果餘命尚有50年~照這情況走下去,腰斬後也只剩1/3了…藥師這麼說著

 

鄭董一聽二話不說,隔天帶我殺往藥師介紹的主任醫生那兒去等百來號的門診

 

今天…結果終於出爐了

 

胰臟功能僅剩不到一半,醫生看了也搖頭的說「這麼年輕…怎麼會這麼差」

 

非常好~即使早就清楚的狀況,經由醫生的嘴裡說出來…打擊還是很大

 

甚至比一個器官逐步退化的老人家更差~~~

 

該說什麼呢,這就像2年前的惡夢再重演一次一樣

 

不同的應該只有我的心臟變強了吧!

 

起碼這回只掉幾滴眼淚後,我就活跳跳了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蒲小柳 的頭像
蒲小柳

蒲小柳碎碎念…

蒲小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